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吴琼因为舞台剧《严凤英》被严凤英儿子起诉始末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07-24

  京华时报记者王铮报道称,2010年4月13日,黄梅戏大师严凤英诞辰80周年的纪念日。当天下午,黄梅戏舞台剧《严凤英》剧组在京宣布

  ,艺。活动中,严凤英之子王小亚提供了严凤英在1966年到1968年间写的三本日记,其中包括严凤英临终前20天的总结笔记,吴琼被感动落泪。王小亚说,希望这些文字能够让吴琼在表演时感受和了解到严凤英的内心世界。

  吴琼就是想把严凤英大师对黄梅戏的巨大贡献展现在舞台上,用诗画的方式来展现大师短暂的一生。

  吴琼说,我们选取严凤英从南京回到安徽,并且创作了《天仙配》这一段历史记录。从舞美、灯光、造型都体现了舞台剧的诗画美,并用现代的科技方式凸显了传统美学。整个舞台背景是白色的,就像一幅宽荧幕一样,有清新淡雅之感。

  吴琼认为,严凤英这个题材在安徽受到这么大的关注,是必然的。因为所有人对严凤英都有情结,大家看我来展现“严凤英”,更多地是对大师的缅怀。

  严凤英的丈夫、国家一级编剧王冠亚看完此剧也感慨地对记者说,吴琼一直被戏剧界称“小严凤英”。她对黄梅戏的执着精神跟严凤英很像,模仿严凤英的唱腔也惟妙惟肖。这次吴琼能把严凤英的故事搬到戏剧舞台。他很感动,也很感谢。

  11月5日上午,我委托的律师已经正式向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要求芜湖市艺术剧院有限公司停止侵权,停止继续演出舞台剧《严凤英》。

  今年9月份,在安庆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上,我曾委托律师向该公司(同时抄送安庆市委宣传部和艺术节组委会)出具了制止舞台剧《严凤英》在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上展演的律师函。此举得到了安庆市委宣传部、艺术节组委会和广大热爱母亲严凤英的老乡亲、老同事,以及母亲的学生、徒弟、无数戏迷朋友的大力支持;艺术节组委会立即取消了这个剧目的展演。然而,也有一些戏迷朋友对此感到迷惑和不解,他们认为黄梅戏多年来没有出作品,好容易有这样的一部“宣扬”大师严凤英的剧目,主演者吴琼又是这样卖力地宣扬大师,不明白为什么要求禁演?

  1、该剧从创作之日起,采用了瞒天过海的手段,一直向我们回避创作主题和内容,也没有取得我们亲属的授权。

  我和吴琼虽相识多年,却交道极少,只是偶然能在央视春晚看见她演唱的黄梅歌。仅此而已。2009年底,我在深圳突然接到她的来电,要我去她下榻的酒店见面有事相商。我们见面后,她告诉我要排演有关母亲严凤英的舞台剧。

  能有机会宣传母亲,当然是件好事。基于这个想法,我答应会支持她。但是前提是要求她把剧本能提前给我看一下。我还善意地解释道如果怕我们侵犯她的知识产权,就是给个大纲看看也可以。这样的要求是基于以前父亲王冠亚对别的单位提出的同样要求,父亲就是担心:“有些人出于猎奇心态,对严凤英的高尚品格和艺术成就不感兴趣,倒是热衷于对你妈妈的个人隐私深究不舍。这是在用他们自己十里洋场的小开的感觉来创作。他们的思想境界只能是这么一点点高了。”他还告诫我:“今后,一定还会有人会打着宣传严凤英的旗号来捞金子、搏眼球!希望你们能继续保护好母亲的形象。”

  为此,在当晚的商谈中,我反复多次提出上述要求。吴琼当时也答应回北京后会给我们看剧本或大纲。

  然而,直到该剧首演之前,我没有收到任何剧本或大纲。之后,她给我发来短信,要我赴京参加她的首演。对于这种我认为不懂得规矩的人,我当然拒绝邀请。

  据我哥哥王小亚说,他于2010年4月13日应吴琼邀请参加了舞台剧《严凤英》的新闻发布会,他还专门带去了母亲的三本笔记,希望吴琼能从中更好地分析了解自己的母亲,从而在舞台上树立一个真实的人物形象。然而,当王小亚提出想看看剧本时,吴琼也以本子还在修改为由拒绝了。当小亚在吴琼家里遇到导演曹其敬和该剧主演黃新德、丁同,以及主胡等人时,长期从事戏曲创作的王小亚感觉到该剧应该已进入“拉场”阶段。很明显,吴琼没有说实话。

  据此,今年吴琼又复排舞台剧《严凤英》,并欲携此剧参加今年十月在安庆举办的黄梅戏艺术节时。我委托律师发出了律师函。

  2、杜撰子虚乌有的情感故事,贬损诋毁母亲严凤英的真实形象,在观众的心目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按照常理,吴琼在创作之初,应该沉下去,深入走访严凤英的亲人和后代,向熟悉严凤英的徒弟、同事和接受过她帮助的人们了解相关事迹,然后加以提炼和升华,以求还原一个严凤英的真实形象,打造出一台艺术精品。

  通过调看今年4月在芜湖艺术剧院的演出视频,我看到的是一台用虚构杜撰的编剧手法,对母亲的三段感情生活进行歪曲,捏造和颠倒黑白的表现闹剧;其用意是通过对根本不存在的或完全颠倒时间节点的母亲个人情感生活经历的描写,达到编创们以低级庸俗的猎奇故事来博取观众的眼球目的。

  舞台上的“严凤英”与编创虚构出的三位人物,在情感问题上藕断丝连,纠缠不清,违背历史的真实,败坏了母亲严凤英正面向上的真实形象。为了重点突出“谢文秋”这个人物的“遭遇”,编创者不惜笔墨,大加渲染。为了达到所谓的效果,竟然用天兵天将的专制残暴,将“严凤英”放到了党和国家的对立面,通过她的口来发泄对党和政府的不满。这是从根本上否定了母亲对党和政府的无比热爱的情感。

  视频中,我看到舞台上演绎的“严凤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在观众面前摆架子、耍大牌,穿着打扮是贵妇人装束,随身带着跟包人,颐指气使,招摇轻浮,严重脱离人民群众的舞台形象。

  在该剧的表演中我们完全看不到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三八红旗手和全国政协、妇联委员的母亲严凤英是怎样怀着对新社会的感恩之情,一心报答党和人民的信任,搜码网六合彩专家无私地投身到宣传党和国家的艺术创作中;是怎样为黄梅戏奉献出全部身心,取得了辉煌的艺术成就,把黄梅戏推到了艺术顶峰的地方。我们看不到她不计回报甚至多次主动减低薪筹,用自己的工资收入无私地热心帮助生活困难的同事和群众的地方。我们看不到她平易近人,与农村老太太认干孙女,和劳动模范结为姐妹,向农民歌手学习取经,与解放军战士认干姐弟,救助待产的贫困农村妇女的地方

  母亲严凤英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黄梅戏艺术大师。她热爱家庭,尊重婚姻,恪守传统,尊师爱徒。她给人留下的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德艺双馨的背影。

  编创们低俗的境界和庸俗的品味使他们既不懂过去的历史,又不愿向严凤英最亲近的亲人们采访了解,更不明白严凤英是怎样为艺术为人民无私奉献的,一心只想另辟蹊径,找出母亲悲惨的生活经历加以编造和杜撰,以图取得哗众取宠的效果。该剧编导演们以自己狭隘的思想境界和庸俗的创作心态,必然产生出这台经不起推敲,经不起考验的劣质作品。

  为了坚决制止这台污蔑、诽谤和丑化母亲的舞台剧继续上演,我最终决定动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母亲的高尚人格和清白的名誉。

  戏曲艺术,是“角”的艺术,任何一个剧种,都有其代表人物,作为了曾经的黄梅戏五朵金花之一,吴琼多年来,痴心不改,在日渐低迷的市场,她与韩再芬,蒋建国,黄新德,吴亚玲等为数不多的艺术家一直坚守黄梅戏的阵地,用他们的执着和坚持支撑着黄梅戏舞台,努力培养着新人,无论此案的结局如何,都将成为“黄梅戏”的痛。

  而艺术来源于生活,但一定要高于生活,黄梅戏舞台剧《严凤英》同样如此,这不是纪录片。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